[战乱让“公民媒体”崛起]公民媒体崛起的影响

发布时间:2020-02-14 来源: 美文摘抄 点击:

  消息源有限的大众媒体。已经无法和散布在全球各地的“公民记者团”相抗衡。      3月19日,法国空军打响了干涉利比亚内战的“第一枪”,随后战事陷入胶着状态。与此同时,各方媒体对利比亚新闻报道所展示的“事实”也开始千差万别起来。
  比如,有关联军第一轮密集空袭利比亚后是否出现平民伤亡的问题,各方就吵得不可开交。利比亚国家电视台
  “旗帜鲜明”地向世界展示:联军轰炸后的残垣断壁和“不幸罹难”的平民遗体。
  面对利比亚的“官方消息”,意识形态各异的媒体开始了自己的解读……直接引用并“相信”此新闻者有之,辅以多消息源平衡报道者有之,直接质疑反对者更不在少数。
  面对指责,联军方面立即矢口否认。
  处在第三者位置上的印度尼西亚派驻利比亚首都的记者,直接质疑并否认了利比亚官方的新闻。在报道中,这名记者走访了黎波里所有主要的医院,记者发现在所有医院里并没有因联军空袭而受伤的平民,救护车也闲置散落在医院的停车场。
  显然这名印尼记者并没有引述卡扎菲支持者的声音,直接否定有平民受伤。
  半岛电视台驻利比亚首都的记者也发回了比较中立的报道:在一座新的墓葬前,一名卡扎菲支持者向半岛电视台控诉说,死者是个3个月大的女婴,因一枚炸弹击中了她家而丧生。
  但半岛电视台记者没有发现女婴父母出席自己女儿的葬礼。随后记者采访附近的居民,一位自称是死者亲戚的人,坦陈了另外一种“事实”:死者是不到30岁的男子,而且是政府军的驾驶员。
  综合各方消息,空袭伤及平民的消息始终难以令人信服。一些支持利比亚官方消息者习惯性质疑所谓“西方”媒体的公正性,甚至也批驳“非西方”的半岛电视台有失公允。
  “半岛电视台原为英国广播电视公司阿拉伯语部,后来被卡塔尔收购,但电视台的主要雇员为巴勒斯坦人,由于他们身附家负国恨,都希望曾经一度亲美的北非国家领导人纷纷倒台,所以带有倾向性只选择部分对卡扎菲不利的事实。”不少人将媒体报道的倾向性无限放大。
  虽然这次是否有平民伤亡的真相还未澄清,但是,纷扰的争论让很多人联想起曾经那些耸人听闻的“假新闻”,以及其产生的严重后果。
  在伊拉克战争爆发前,《纽约时报》长期专注于国际关系和战争类报道的女记者米勒就曾经引用“不愿透露姓名人士”的消息在报纸头版头条中称:当时的伊拉克“正在全球范围内采购核原料来制造原子弹”。
  随后,她又坚称已经在伊拉克找到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证据确凿,米勒在文章中鼓动“开战的时刻到了”。后来米勒的行为被认为:“有倾向性”地过多使用当时伊拉克流亡人士的消息。她所编造的假新闻,为美国政府开战提供了“合法性”的谎言。
  思量上述事实,不能不让人们多个心眼来看待媒体。即便各方媒体戴着各色的眼镜看待卡扎菲,人们还是需要自己做出判断。于是,普通人开始通过各种微薄和社交网站获取利比亚“公民记者”所发布的消息,对信息的真伪进行甄别。毕竟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在撒谎。
  除了大量“公民记者”发布现场观察到的真实“新闻”外,不计其数的“公民分析师”也走向前台。他们开始收集整理各种相关利比亚战火的消息,并进行整理和分析,将结果发布出来。例如,一名利比亚“推友”在微薄中诘问道:“请告诉我们为什么被炸死的人身上都是枪眼?”他还制作了电视截图,并圈出了弹孔的位置。
  比兹-斯通是Twitter的创始人之一,他在自己的博客中提到:每天发布的消息超过1.4亿条,累积起来,每八天就有10亿条,Twitter每天新增的用户将近50万。世界虽然广大,但网络的力量更大,其触须已然深入到人类社会的细枝末节。

相关热词搜索:

版权所有 阿丁文学网 www.ading.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