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黛尔 我要上《滚石》封面:滚石杂志封面

发布时间:2020-03-29 来源: 历史回眸 点击:

  “我该放弃吗/还是继续追逐这幻梦/即使注定没有结局……”   忧伤的歌,换来了令人欣喜的结局。   英国新生代创作歌手阿黛尔(Adele),在第51届格莱美颁奖典礼上大放异彩,捧获今年“最佳新人”与“最佳流行女歌手”两项大奖。值得一提的是,在新人奖争夺中,年仅20岁的阿黛尔战胜了知名度远在其上的英国同胞达菲(Duffy)以及呼声极高的美国偶像组合“乔纳斯兄弟”(The Jonas Brothers)。
  “我忍不住要哭了,感谢我的妈妈,她远在伦敦,我真想和她分享这一刻!感谢好友达菲,你的歌太棒了!还有乔纳斯兄弟,我爱你们!”阿黛尔喜极而泣,糊了她的烟熏妆。
  
  凭借这首《爱情迷踪》(Chasing Pavements),阿黛尔之前共获得包括“年度最佳单曲”和“年度最佳专辑”在内4项格莱美提名。彩排现场,这位“英伦胖妞”显得有些紧张,唱完一遍自己的成名曲,连叫“太糟了”,漏出的半个脏字(I fucked that one up)让人爱上了她的憨率。
  阿黛尔•劳拉•布鲁•奥丁克斯(Adele Laurie Blue Adkins),1988年5月出生于人种多元、以工人阶层为主的伦敦北部,由设计家具的单身母亲抚养长大。和同龄人一样,这个伦敦“80后”崇拜过流行乐坛的“后街男孩”、“辣妹组合”、“小甜甜布兰尼”等人,但从未想过自己会踏上明星之路。“签下唱片合同之前,我从没妄想过成为歌星。”
  14岁拿起麦克风,阿黛尔对唱歌逐步建立了信心。“我自学唱歌,从很多歌手那里汲取营养,埃拉•菲兹杰拉德(Ella Fitzgerald)的节奏感,埃特•詹姆斯(Etta James)的热情,以及罗伯特•弗莱克(Roberta Flack)的控制力。”
  埃特•詹姆斯的音乐给了她众多灵感。“一见到她的亚麻色头发和那双炯炯有神的猫眼,我就被迷住了。先前我从来没听过她的歌,我买下了那张唱片,发誓永远不给其他人。当我听到埃特•詹姆斯的歌声,有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她实在太神奇了!”
  与那些一夜成名的“美国偶像”不同,对唱片业一窍不通的阿黛尔当年只是在自己的My Space上传了一首单曲。《爱情迷踪》是首自传作品,内容关于阿黛尔和她的前男友。当晚,两人在伦敦的小店吵了一架,阿黛尔夺门而出,跑到牛津街上。“我讨厌这种互相折磨的争吵,所以选择离开,但他没有跟上来。我在人行道上奔跑,脑子里一直在想,你要去哪里?你在干什么?你只是在追逐一个爱情的幻影……于是,我直接回了家,写下了这首歌。”
  19岁的她,用一把既绵润又浑厚的嗓子,唱出了3倍于她实际年龄的感触,以人性的温暖、真诚,征服了无数挑剔的耳朵。“当我试图写些虚构的东西,或者别人的故事,我总是做得不太好。我必须深信自己歌中所唱的内容,只有这样你才能让听众信任我,我不是那种矛盾体,我是可亲近的,任何人过来和我打招呼,我总会热情回应他们。”
  首张专辑《19》中的12首歌曲,混合了蓝调、爵士、民谣、电子乐等多种元素,都由阿黛尔一手负责创作和吉他弹奏,用她的话说,是一张“调配各种人生况味的灵魂乐”。唱片正式推出前已摘得“英国乐评人大奖”,推出后荣登“英国金榜No.1冠军专辑”,阿黛尔也成为“全英音乐奖最具潜力新人”。这个独立、勤奋的欧洲女孩,玩着自制的流行曲,向美国乐坛进军,平步青云走上了格莱美的奖台。
  跟那些曼妙的美少女歌星相比,阿黛尔的身材可谓“重量级”,但她从不避讳这个事实:“我热爱美食,讨厌锻炼,事实上,我并不在乎体重,我不是一个引领潮流的人,我只是一个歌手,我又不是要上《花花公子》的封面,我要上的是《滚石》封面!”

相关热词搜索:我要 滚石 封面 阿黛尔 我要上《滚石》封面 阿黛尔25专辑 阿黛尔好听的歌

版权所有 阿丁文学网 www.ading.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