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中最亮的星原唱mp3 最想念的职业

发布时间:2020-03-29 来源: 历史回眸 点击:

  常去的书店楼梯陡峭,每次下楼都难免想象一脚踩空,“咕噜咕噜”滚下去的情景。结果有一次梦想成真――不过不是在下楼时,是上楼没踏结实,差点整个人趴在最上面一层的台阶上,头发全部向前抛出去,估计疑似《午夜凶铃》中的贞子。店员倒没给吓着,对我十分关切。我付钱时,她还问我:“你是学艺术的吧?我就觉得你们学艺术的女孩子最好了……漂亮、年轻、时尚……”
  我忙于从贞子形象中复原,实在不知道她是不是比着我描述“学艺术的女孩子”。也没法详细解释,虽然我上了很多年艺术院校,但专业并不艺术,而且一直属于学校里最不“漂亮、年轻、时尚”的那批人……说来那话就长了……
  其实更想说的是,我还想当书店店员呢。
  然而,我也没勇气撕下店里挂着的招聘广告毛遂自荐。绝望地再读一遍,没错,我已然超了规定年龄两岁。
  除了是个吃青春饭的工作外(为什么?大了两岁难道我就抱不动书、上不了梯子到高处取书了?),网上某则书店店员招聘启事说得更好:除英语外,请您流利掌握法德西意日韩等语中的一门二外。二外?我一外都还没利索呢!
  当然事情总是在往多元发展。那天我还在音像店看到一个顾客拿着一部片子大嚼俄语,旁边服务小妹对他肃然起敬――后来才发现那只是个现场摸索塔可夫斯基的会俄语的中国青年。
  小时候我的第一个理想职业用不到一外和二外――卖烤地瓜。当时这么想是考虑到起码自己可以管饱,可惜现在我一吃就胃酸。
  还想过卖杂志。那时杂志字多图少,经得住看。现在呢,翻开杂志,铺天盖地的广告大图总让人满脑子的“表征权力身份表演”,进而感叹世风日下――没有哪个杂志摊主该这么眉头紧锁吧。
  后来有过不少理想职业设计,但也渐渐明白了这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围城。君不见那些替我梦想成真了的朋友整日大呼小叫着要跟我换工作,我也只能怀抱着最后一点理想主义骂他们身在福中不知福。
  所以,关于书店店员这事儿,尽管超龄,尽管一外不灵光二外仅限于日剧常用语,但遐想一下总可以吧。常去的这家书店老板是个直脾气,好几次去都看见他在训店员:书放的地方不对、没赶紧去仓库取、电脑录入不及时……在一旁佯装浏览书架很平静的我,内心翻滚着波涛,恨不能把手举到老板鼻子底下去:我我我,我全都能够胜任!
  其实,到了那时,也许我躲在角落里,正抱着一本文化研究理论书籍,眉头紧锁,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相关热词搜索:想念 职业 最想念的职业 想念 想念熊

版权所有 阿丁文学网 www.ading.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