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女性谋求继续“革命”_埃及革命

发布时间:2020-02-14 来源: 历史回眸 点击:

  在游行中,不少女性也积极参加了,但到头来,她们仍被看不起。      4月8日,星期五,成千上万的埃及年轻人来到位于首都开罗市中心的解放广场,举行“百万人大游行”,游行的目的是为了“清算穆巴拉克”。
  这一“百万人大游行”,是埃及青年联盟发起的,意在保卫和巩固所谓的“革命果实”。《世界博览》特约记者一早就来到解放广场,发现那里已经有了不少人,游行者举着国旗和各种标语,不过表情看上去都比较轻松。
  
  “革命”后的反思
  
  自打穆巴拉克辞职以后,埃及人的游行劲头并没有减小减弱,几乎每个星期五(因为星期五是穆斯林集体做礼拜的日子,便于相互召集和一起行动,声势强,影响力大,所以他们选择这一天),都会有各种各样名目繁多的游行。
  此前的一个星期五,也是号召“百万人游行”,主题是“拯救革命”,一名游行的组织者告诉记者说,所谓“拯救革命”,就是要保护革命成果,使革命不要半途而废。
  对此,埃及《消息报》负责社会版的资深编辑胡黛不以为然。
  “现在,埃及人似乎患上了‘革命综合征’,尤其是年轻人,显然是从通过游行闹事推翻穆巴拉克的行动中体验到了快感,尝到了甜头。所以,他们现在动不动就要继续闹事,继续游行。”她说道。
  胡黛还介绍说,现在埃及的很多单位,也经常自己举行游行、示威和静坐等活动,要求把本单位的一把手或者顶头上司撤掉,或者要求增加工资、提高待遇等。“关键还在于,许多埃及人认为革命并没有成功,必须得继续革命,因为埃及的政坛上依然有穆巴拉克的痕迹。前一时期,在埃及人游行的压力下,政府改组了,内阁里面已经基本没有穆巴拉克时期的人,但军方没有动。”
  而恰恰就在4月8日的大游行中(是穆巴拉克自2月11日辞职以后规模最大的),抗议者呼吁罢免统治国家的军事委员会负责人、陆军元帅穆罕默德?侯赛因?坦塔维以及那些仍然留在政府里的穆巴拉克的效忠者。游行者认为官方袒护穆巴拉克,甚至事先就为穆巴拉克安排好了下台后的去向和前程。
  胡黛继续说道,不能再这样没完没了地闹下去。胡黛在两个月前的游行中也是活跃的一员,与同事每天都到解放广场。现在,她觉得目的已经达到了,穆巴拉克都下台了,还要怎样?如果不赶快搞好各自的本职工作,埃及的损失会更大,因为游行已经酿成了巨大损失。
  记者从胡黛的话里,听出了她的焦虑,并且感觉她已经在对“革命”进行着反思。
  
  性骚扰“反击战”
  
  在埃及,对女性的性骚扰现象十分普遍和严重。埃及《每日新闻报》曾报道说,埃及本国的女子,83%的人每天都会遭到性骚扰。为此,埃及互联网上的广告语变成了:“面纱保护你,避开非礼的目光”,并一度成为流行语。
  “问题是,就算我戴着面纱,围着头巾,浑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也照样会受到性骚扰”。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的雅斯敏这样向《世界博览》记者抱怨道。
  “以前,无论是上班,还是下班的路上,走在街上,我总会遇到各种性骚扰,真是痛苦死了。现在,革命成功了,我以为不会再有这种事了,可是,我上下班,仍然会遇到肆无忌惮的目光,听到一些下流的语言,甚至碰到肮脏的身体接触和故意抚摸,我简直难受得要吐。”显然雅斯敏对“革命”的结果很失望。
  针对埃及性骚扰日益严重的现象,首都开罗曾掀起过一场“反性骚扰运动”。这场运动的倡导者和发起者,是一家名叫《卡迈特纳》杂志的工作人员。他们打出的口号是“尊重你自己,埃及还有真正的男人!”通过举办论坛、进行讨论以及亲自到街上去宣传等,唤起人们对性骚扰问题严重性的认识,以彻底阻止性骚扰。
  雅斯敏告诉《世界博览》记者:“真希望这样的运动能够继续下去,使女性的尊严得到保证”。于是,她与该运动负责人艾哈迈德?萨利赫进行了联系。萨利赫说:“我们需要追回往日那些美好的日子,我们应该像对待自己的姐妹那样对待其他每一位女子”,他呼吁男人在这场运动中发挥活跃作用,同时还向女士们传授如何防止和对付性骚扰的方法。
  报道说,“反性骚扰运动”目前已经有两万多名成员,23000人参加,他们的年龄在18至28岁之间,该运动的支持者也大多是这个年龄层的人。萨利赫介绍说,事情进展的比想像得要好,他们的活动引起了广泛的公众关注,一些社会团体、机构组织和社会知名人士等纷纷对他们表示支持,其中包括一些著名的电视主持人、播音员等,都向他们伸出了声援和支持之手。
  不过,也有不尽如人意的时候。有一次,他们正在大街上宣传,结果,宣传的旗帜被一个反对者扔了。
  雅斯敏颇为认同埃及妇女权益中心一位活动家的话,这位活动家说:“虽然反性骚扰运动做了不少事,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不过我想,这还是远远不够的,应该出台一部反性骚扰的严格法律才行。”
  为此,雅斯敏也想出台一部法律,从根本上保护妇女的权益,尤其是保护自己的姐妹们免受色狼的骚扰。
  
  天真的哈娜
  
  虽然在阿拉伯各国当中,埃及的妇女解放运动是搞得最好的,然而,传统上,埃及仍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盛行的国家,女性被要求足不出户,相夫教子,她们的活动半径顶多就是从家里的厨房到客厅和卫生间。
  虽然“革命”成功了,但这种“男尊女卑”的观念并没有消失,反倒进一步坚固了。在游行中,不少女子也积极参加了,但到头来,她们仍被看不起。许多男性反问:“为什么这些女子也来凑热闹,她们游行什么?是不是想秀下自己,好找个好老公?”说话者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话,引起了男性同伴的哈哈大笑,笑声中,彼此对女子的不屑心照不宣。
  所谓找个好老公之说,激起了哈娜的不少感触。哈娜是一名普通的女子,早已过了谈婚论嫁的最佳年龄,而不小心成为“剩女”中的一员。她多次被父母安排相亲,这也是埃及传统的婚恋方式,自己不能决定和主宰不了自己的婚姻,一切全得听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
  埃及“革命”期间,哈娜也参加了游行示威,但这与她想通过搞秀来结交未来的老公没有任何关系。她去解放广场,压根不是出于这一目的。或者说,她是着眼于更宏大的考虑,她希望埃及变革后,社会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包括择偶方式和途径也发生根本的改观,这样,她就可以不再听从父母和媒人对自己婚姻的摆布,而自己就可以通过更为开放的方式,早日告别剩女生涯。
  不过,报道这一事件的阿拉伯媒体“阿拉伯人在线”网站评论说,现在看,哈娜显然是想得太天真了,埃及毕竟是埃及,她还得按照埃及的方式办事,在埃及的社会轨道上小心谨慎地运行,否则,“出轨”的后果是严重和可想而知的。

相关热词搜索:埃及 谋求 革命 埃及女性谋求继续“革命” 埃及女性割礼 专家称埃及大选为革命延续

版权所有 阿丁文学网 www.ading.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