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的世界:2011年世界发生的大事

发布时间:2020-03-29 来源: 感悟爱情 点击:

  有黑人血统的奥巴马当选了美国总统,“罗斯福第二”、“肯尼迪第二”,人们对布什有多厌恶,对奥巴马的赞颂就有多夸张。奥巴马当选的意义仅止于少数族裔拥有平权地位的象征,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美国政客,所思所想与美国国会中的其他人并没有区别。他即将接手的,是一个处境空前困难的美国,除了世界范围的反美思潮之外,金融危机对美国影响之巨也大大出乎人们的意料。一直是投资人信心保障的百年老店贝尔斯登和雷曼,一夜之间土崩瓦解。虚拟经济的危机最终蔓延到了实体经济,美国经济在12月正式步入衰退,三大汽车厂告急,援助计划又在参议院被否决,如何把美国经济从泥潭中拉出来,显然不是一句“change”就能轻易奏效的。他是否具备罗斯福30年代拯救美国大萧条的政治技能和勇敢精神,还有待验证。
  
  德国财长的“美国将失去金融霸权”话音刚落,德国和欧洲的经济就大幅下滑,由于金融工具的杠杆率比美国还高,再加上生产率只有美国的3/4,欧洲面临的衰退恐怕与美国不相伯仲。而之前还虎虎生威、似乎与金融危机绝缘的中国、印度、俄罗斯等,仿佛一夜之间也陷入了困境。美国的处境不妙,但其他国家也好不到哪里去,这正是这个世界尴尬的现实。
  金融危机让人们都把责任归咎给了声名不佳的布什,仿佛他是人间所有罪恶的肇始者。在年末对伊拉克进行的“告别之旅”中,一双横飞过来的40号男鞋确定无疑地表达了人们对他的不欢迎,但能有扔鞋举动,也是暴君被推翻后民主的体现――你能想象人们敢把鞋扔向萨达姆吗?
  
  布什提出把伊拉克打造成为中东“民主”的样板,但时至今日,伊拉克政治进程依然举步维艰。由于政治分歧,马利基政府中一度有半数内阁部长抵制政府,地方选举的日期一拖再拖。此外,关乎国计民生的《石油法》更是难以出台,致使伊拉克这个世界石油储量排名第二的石油大国竟无法用石油赚取外汇,国民经济几近崩溃。
  
  5月7日,普京卸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接任。坊间的笑话说,现在的俄罗斯总统仍是普京,只不过改名叫梅德韦杰夫而已。但半年来,梅德韦杰夫还是表现出了自己独特的个性。对内,他比普京更强调民主自由和经济自由化,对俄罗斯腐败的司法和官僚体系进行了不留情面的批评。对外,则显示出了俄罗斯一以贯之的强硬。俄罗斯把坦克开进了格鲁吉亚,向国际社会宣示了自己的存在,梅德韦杰夫认为,国际社会应肯定俄罗斯对其周边国家拥有“特殊利益”及“历史和文化上的联系”。但军事威胁使周边国家在恐惧之下更快倒向了西方阵营。波兰马上允许美国在其境内部署导弹防御系统就是明证。
  不过,国际油价的跌落大大降低了俄领导人在国际上的高调门,梅德韦杰夫计划推行的与伊朗和卡塔尔组建“天然气输出国组织”,以及使卢布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计划,现在都不了了之。
  而在希腊,年末的一起警察误杀少年的事件引发了轩然大波,进而在全希腊境内引起了大规模的骚乱,并蔓延到西班牙、丹麦、意大利等国。年轻人是此次街头运动的主力军,除了经济危机带来的直接压力,贫富分化、年轻人上升机会少是此次骚乱的深层次原因。在泰国,持续一年多的反政府示威,使泰国和平稳定的传统形象一去不复返。反对派对机场的占领和对首相府的冲击,使泰国在4个月里换了3任总理。对民主的游戏规则采取实用主义的态度,对己有利就接受,对己不利就走上街头,这是泰国反对派不得人心的根本原因。最后,在泰王的支持下,反对派的帅气领袖、44岁的阿披实成了新总理,但反对派所代表的城市精英和他信所代表的农村贫苦人的对决还远未终止。
  
  齐贝吉和穆加贝两位非洲政坛老将,则因为涉嫌选举舞弊晚节不保。齐贝吉在肯尼亚总统选举结束后不到一小时就宣布获胜并仓促就职,引发反对派的强烈反弹,其后的骚乱造成50万人流离失所;穆加贝在反对派缺席的情况下自行宣布当选总统,招致西方国家的制裁,与此同时,津巴布韦的通胀达到了骇人听闻的100500%,2500万津元才相当于一美元。两位耄耋老人对权力的恋恋不舍,给各自的国家造成了难以尽数的灾难。
  朝鲜领导人金正日继续和国际社会玩着猫捉老鼠游戏。尽管关于金正日健康状况恶化的流言满天飞,但该国的政局似乎仍很稳定,真假难辨的领导人视察工厂的照片天天出炉。在炸毁了宁边核设施冷却塔之后,朝鲜却在核设施去功能化的问题上和国际社会争执不下,六方会谈再陷僵局。邻国日本虽然对朝鲜的行径非常不爽,但国内问题成堆,也无暇他顾。金融危机造成日本经济的衰退,麻生接替任职不到一年的福田,成为日本4年来第3位首相,但他在这个位子能做多久,也越来越是一个问题了。
  
  法国总统萨科齐终于闹完了绯闻,开始忙一些国计民生的事情了。作为欧盟轮值主席国,他调停了格鲁吉亚危机,国际威望急增;在他主持的最后一次欧盟峰会里,欧盟元首同意达成一项全球气候变化协议,被视为是一项历史性的胜利;金融危机之下,他抨击了自由市场,成功实现了“从右到左”的转变。应付危机看起来是他的强项,这把他带上了高峰。
  今年8月,在死去的贝布托的丈夫扎尔达里和前总理谢里夫两派的逼迫下,穆沙拉夫终于告别了执掌10年的最高权力。一系列的讨价还价之后,因为贪污而声名远扬的10%先生扎尔达里就任总统,南亚开始了新一轮的家族政治。几天之后,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的万豪酒店发生了特大恐怖袭击事件,对扎尔达里政府的管制能力提出了严峻考验,在国内的反美情绪和美国要求反恐的压力之间取得平衡,把巴基斯坦从经济破产和政治混乱中拯救出来,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邻国印度,孟买在11月26日也发生了多起恐怖袭击事件,恐怖分子使用手榴弹和自动步枪袭击了孟买火车站、泰姬玛哈酒店等多处著名建筑,造成上百人死亡。印度警方的失职和处置不当使举世哗然,在凶手迟迟无法落网的情况下,印方迁怒于宿敌巴基斯坦,年末,双方陈兵边境,局势一触即发。
  而在印度洋另一边的东非之角,索马里国内的无政府状态和武装割据,使海盗这一古老行业死灰复燃,而当地民众的支持更使这种非法行为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2008年,海盗80多次骑劫各国商船,索要赎金,肆无忌惮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迫使各国出动军舰进行护航。通过护航来显示大国崛起的雄心万丈,这种精微的国际政治恐怕不是只知杀人越货的海盗们所能体会的。

相关热词搜索:世界 2008年的世界 2012世界末日电影 2008世界末日

版权所有 阿丁文学网 www.ading.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