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人最穷的人吃什么 “华人镖师”走红非洲

发布时间:2020-02-14 来源: 感恩亲情 点击:

  在抢劫频发的南非,一些中国人开起了“镖局”,用武器来保护人身财产安全。      在南非,每天有50人死于谋杀;近年来,每年都有十几名华人因遭遇抢劫遇害。在治安最差的约翰内斯堡,专门服务于华人的“华人镖师”十分流行。目前,共有两家专门向华人提供保安服务的公司,生意非常火爆……
  
  抢劫频发催热保安业
  
  对在南非生活的50万华人来说,“抢劫”是个司空见惯的词汇。2011年4月8日,本刊记者到约翰内斯堡的非洲商贸城办事,正好碰到这里刚发生一起抢劫案:一名黑人在前一晚趁某华人店主不注意,钻到仓库里藏了一晚,把华人藏在店中的十几万兰特(1兰特约合1元人民币)货款揣到怀里。早晨华人刚开门,就有数名黑人到店里接应,想把同伙趁乱挟带出来。被华人识破后,携带武器的接应者打伤保安并抢走数万兰特逃窜。躲藏在店中的黑人嫌犯则被擒获。
  案发后不到半小时,商城就迅速恢复了平静:华人们都忙着与顾客讨价还价,早已忘记了身边刚发生的抢劫案。
  在南非,官方公布的最新失业率为27.5%,实际失业率已超过30%,于是,偷窃与抢劫成了家常便饭。由于华人喜欢使用现金交易、部分华人喜欢炫富,华人就被抢匪当成了ATM取款机。南非《华侨新闻报》在数年前曾做过一次调查,结果显示90%以上的华人都遭遇过抢劫。实际上,在华人圈子里,抢劫算不上新闻,只有在抢劫过程中死了人,那才算得上是新闻。
  初来南非的华人,若向“老南非”询问治安情况,便马上有人讲述形形色色的抢劫故事:唐人街某超市老板遭遇拦路抢劫,最后竟连内衣裤都被扒走,只好抓一把野草遮羞,然后蹦到公路上拦车求救;某华商开车途中遭遇歹徒撞车并抢劫,“好心”抢匪竟从抢来的十几万货款中拿出3000兰特,让该华商先去修车;某华商遭遇黑人歹徒入室抢劫,歹徒在洗劫过程中竟收到中文短信,因看不懂中文让被抢华商翻译,未料,该短信内容竟然是“警察来了,快跑!”该华商这才意识到,是有华人败类指使黑人抢劫,吓得连夜搬家……
  抢劫频发也让南非保安业生意红火。2010年统计数字显示,南非共有警察(含预备役警察)25万余人,而注册保安却多达107万,是警察总数的4倍多,具有合法枪证的保安约60万。
  目前,南非共有大大小小的保安公司5400余家,这其中有两家华人开设的“镖局”:一家是福建侨领李新铸的“南非华人保安公司”,另一家是东北汉子卢立然的“中华玄龙保安公司”。两家公司的办公室内,短枪、长枪、霰弹枪、AK47冲锋枪、防弹衣应有尽有。进去参观一下,让人恍惚间感觉到了伊拉克战场。
  
  生意人遇险后当起“镖师”
  
  约翰内斯堡唐人街中段,有一座镶着琉璃砖瓦的中式小楼。“中华玄龙保安公司”就坐落在这里。总经理是45岁的沈阳人卢立然,单从外表上看,他跟传说中的“江湖好汉”似乎并无太大关联。2006年之前,他没有受过任何特殊训练,在从事保安行业之前,仅仅是个普通的商人。然而,一场意外促使他进入“保镖”这个从未涉足过的行业。
  2006年的一天清晨,卢立然起床后,发现自家院子里的旅行车车门被打开了。他立即意识到可能出现了问题。这时,四个手持刀枪的黑人歹徒已经闯进了屋内,开始了大肆洗劫。被按在地上的卢立然心如油煎,他担心的倒不是财物,而是在二楼睡觉的16岁女儿。要知道,这些亡命劫匪,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卢立然试图反抗,但是稍有动作,劫匪就一刀刺过来,他左手的手筋被挑断了。“血流了一地,但我觉得活命的机会来了。”卢立然向劫匪表示流血太多,要去二楼包扎一下,并说钱也放在二楼。一个持刀劫匪便押着他上了楼梯,刚到走到楼道口,卢立然大声喊“闺女快开门”。已经醒来的女儿迅速打开卧室的门,将父亲放了进来,随即将门反锁。
  劫匪疯狂地砸开了门,卢立然忍住左手的伤痛,用右手抄起一个铁丝编织的书架,朝着即将闯入的匪徒砸了过去。黑人抢匪的刀被打掉了,身上也挂了彩。正当卢立然想制服对手的时候,另一名持枪劫匪冲了上来。
  枪响了……
  一通乱射之后,卢立然身中四枪。劫匪见事情闹大,落荒而逃,还枪伤了一位试图帮忙的白人邻居。被送到医院的卢立然早已昏死过去。医生们奋力抢救,在他的肚子上划开了一道40多厘米长的口子,总算把他救了回来。“还好是小口径枪,要是军用步枪或者霰弹枪,我早没命了。”如今对枪械颇为精通的卢立然,谈起那段记忆来平静得惊人。
  
  组建保安公司保卫华人
  
  这次突如其来的劫难,让卢立然中断了红火的旅游公司生意,躺在家里歇了整整一年。这也让他思考了很多:“南非有很多机会,并且这里环境好、没有污染。南非的华人,只要肯动脑筋、吃得了苦,都还生活得不错。出事之后,我也想过回国,但又合不得离开这个圆过我发财梦的地方;再者,我那时候已加入了南非国籍,抢劫等犯罪其实是威胁到每一个南非人的,我总感觉有责任去做点什么……”
  作为南非公民的卢立然身体恢复后,开始着手策划做一个针对华人客户的保安公司。2008年底,“中华玄龙保安公司”挂牌成立了,目标就是为了保护当地华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同时也可以为来南非旅游或出差的中国人提供贴身的安保服务。该公司目前有保安20多名,保安车四台。
  另一家“南非华人保安公司”规模更大,号称有200多名保安,老板李新铸也被抢劫过多次,现在出门都随身带着保镖。总经理谢宇航则是一名预备役警察,曾协助南非警方处理过无数起与华人相关的案件。身边经常有朋友、熟人遭劫,是他们决心组建华人镖局、保卫约翰内斯堡华商安全的原因。
  去年世界杯期间,随着大量中国游客的涌入以及华商生意的兴旺,保安公司的业务也忙了起来。据卢立然介绍,世界杯期间的业务量增加了三成左右,公司人手短缺,还从当地保安公司借调了不少保安。服务对象除了生意繁忙的华商外,还包括国内来的媒体记者。
  国内一家门户网站的记者们,因为带了很多贵重的采访设备,来南非之后就从“中华玄龙”聘请了四名保安。在一些平日治安较差的黑人区,战战兢兢采访的美女记者与虎视眈眈守护的剽悍保镖站在一起,让卢立然觉得挺有意思。这种经历,对于保镖和记者而言,恐怕都是第一次。
  35岁的卢山是卢立然的亲弟弟,玄龙保安公司的日常工作都由他来打理。卢山介绍说,因为南非警力短缺,不少案件发生后,警方都无法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南非的5400多家保安公司就成了保卫民众和世界杯期间游客安全的重要力量。玄龙保安公司与其它保安公司一样,都与当地警方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遇到危险情况后,警方都会第一时间赶来驰援;在民众遇到危险时,只要得到求助信号,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客户,都会像警方一样赶到现 场出手相助。
  
  江湖虽险恶多半是传说
  
  卢山介绍说,这个公司里,除了他和哥哥卢立然是华人,其他20多名保安都是聘请的当地黑人。“从语言、路途的熟悉程度、人力成本的角度出发,当然要选择本地人。再说,你会让自己的老乡或朋友干这样危险的职业吗?”卢山说,公司里的保安都经过南非保安协会的专业培训,他们懂得处置各种各样的状况,保证雇主安全。“电影上那些动不动拔枪开火的场面,现实生活中很少。人身安全是第一位的,无论是伤了雇主还是保安,都是失败。”
  南非法律只允许合法持枪,但黑枪泛滥。同时,法律对“正当防卫”的界定非常苛刻,如果对方只是持刀抢劫,则不准用枪反击;即便歹徒持枪抢劫,如果抢劫行为已结束,也不能从背后开枪伤害歹徒。“枪只是一种威慑工具,真正动枪了,打成什么样都有可能。”
  玄龙保安公司成立一年半,一共只开了两次枪,都是在危险的情况下朝天鸣枪示警,召唤附近的保安或警察前来支援。
  “南非华人保安公司”则有过一次与歹徒交火的经历,2008年4月,一位华商从外地开车到约翰内斯堡进货,路上遭遇抢劫,急中生智向该公司求救。前来营救的保安遭遇歹徒手持冲锋枪扫射,他们也不断还击。激烈交战后,抢匪在警察赶来前匆忙逃窜。
  在南非,请一个全职的贴身保安,一个月大约要2万兰特左右,如果需要配枪保护,价格还可能更高一些。不过,相对于生命安全来说,这个代价并不大。因为警方工作效率低下,抢劫发生后,往往很久才能赶到现场。另外,部分警察素质低下,就在处于“严打”阶段的世界杯开赛前,约翰内斯堡还发生了五辆装甲车抢劫银行运钞车的重案,其中两名嫌犯是现役警察;世界杯期间,西北省还发生过警察伙同歹徒持枪抢劫农场的恶性案件。
  世界杯结束后,南非政府已派部队进驻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与警方联合维持治安、防止犯罪率反弹;同时,屡次以强硬姿态出现在公众视线内的警察总监塞勒将军,号召南非民众团结起来打击犯罪,并誓言要清除警察队伍里的害群之马。到现在,约翰内斯堡的治安已有很大改善。
  乱世才需要镖师。“我盼望着我们镖师失业的那一天,那一天的到来,也就说明我们华人可以在南非安全地经商生活,或许我可以重操旧业,重新开我的旅行社了!”卢立然深情地说。

相关热词搜索:

版权所有 阿丁文学网 www.ading.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