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那些事儿 纪录片 法学院里的那些事儿

发布时间:2020-02-14 来源: 感恩亲情 点击:

  为了给就业数据“按摩”,美国法学院也干过一些很下作的事情。比如,法学院为找不到工作的毕业生临时提供小时工,然后算作就业者。      律师事务所的工作很枯燥,其中,最枯燥的莫过于填写工作时间表了。但即便这种枯燥的工作目前也已经不太好找了。
  2008年1月至2009年3月,全美大约有3000名律师丢了工作。2009年,美国250家大的律师事务所削减了4%的律师职位,2010年又削减了1.1%。有些律师事务所还让已经被录取的毕业生推迟一年上班。
  哈佛大学法学院的学生也不例外。根据美国律师协会的统计,2009年法学院学生毕业时,平均负债7.3万美元。尽管美国法律就业市场极差,但法学院的总数还在上升,过去10年中多出9所法学院,还有5所正在申请。美国有人惊呼,美国法学院也有泡沫了。
  确实,如果毕业后能够找到工作,美国一流法学院毕业生的起点年薪达到16万美元,是很让人羡慕的。但美国有的中流法学院也敢吹,称其2010年的毕业生的年薪不菲,也可以达到16万美元。
  按照《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的排名,托马斯-杰佛逊法学院属于第四档,也是最后一档。可金融危机之后,该校还敢宣称其92%的学生毕业后9个月内找到了工作。这一切让人们顿生疑窦,怀疑法学院是不是也有金融市场的泡沫。
  资本市场有句术语,叫“利润是做出来的”。美国法学院也有个做假账的术语,叫“数据按摩”。菲利普?克劳休斯(Phillip J.Closius)曾经担任过托莱多法学院的院长,在任期间,此兄将法学院的排名往前提了近60位,从第140位提前到第80位。
  克劳休斯院长的手法十分高超,他将入学考试成绩差的同学转到非全日制班,排名时他们不被包括在内。克劳休斯院长的做法不算光明正大,但他也是迫不得已。如果法学院的排名下降4个百分点,院长就不好交待了。在校学生不答应,校友也不答应。
  为了给就业数据“按摩”,美国法学院也干过一些很下作的事情。比如,只要学生找到工作,不管他们是否从事法律工作,法学院都把他们算作就业成功的例子。更有甚者,统计学生就业人数的时候,法学院为找不到工作的毕业生临时提供小时工,然后算作就业者。愤怒的毕业生将二三流法学院称为“污水沟”。
  印地安纳大学威廉?亨德森教授认为,非关掉几所法学院,不足以制止造假的歪风邪气。美国法学院的独立性很强,只有美国律师协会才有权认可新的法学院。但美国律师协会不愿停止认可新设的法学院,而且居然还有歪理:若是限制法学院的数量有可能违反美国的反垄断法。
  即便没有新的法学院,美国法律毕业生的人数也在迅速增加,因为美国法学院在不断扩招。盲目扩招说穿了就是为赚钱。美国中等法学院的学费也高达每年4.3万美元,添学生却不添教授,教室也是原先的教室。而增加25个学生,法学院就可以增加100万美元的收入。
  中国法律院校毕业生也有就业难的问题,院校领导还要亲自抓毕业生的就业。学院领导亲自抓就业是件好事。但如果法律院校领导的业绩与毕业生的就业好坏挂钩,未免就有失公允了。
  法学院毕业生就业的好坏,与现任校领导并没有太直接的关系。比如,北京大学毕业生就业好,原因很多,涉及生源、学校传统和国家投入等方方面面的原因,唯独与学校现任领导没有太大关系。营造法学院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另外,如果法律院校领导的业绩与毕业生的就业好坏挂钩,就会有负面效果,影响情况的真实反映,很多人情不自禁地要给数据“按摩”。
  美国律师工作难找,并不是因为美国不缺律师。美国有4000万穷人,其中只有20%的人得到了律师的帮助。公益律师成为解决社会矛盾的重要力量,也就扩大了律师的地盘,因为这些工作本来可能是要由政府来做的。从政府的管辖领域中蚕食地盘,自然有利于律师――不管是私营部门的律师,还是公益律师。

相关热词搜索:院里 法学 事儿 法学院里的那些事儿 村里那些事儿 班里那些事儿

版权所有 阿丁文学网 www.ading.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