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大撤离行动”幕后】埃及人图片现代

发布时间:2020-02-14 来源: 短文摘抄 点击:

  派专机赴埃及接回滞留公民的行动是如何决策的?这次行动幕后有哪些故事?      2011年1月28日开始,埃及全国示威游行不断,开罗机场部分国际航班停飞,埃航也取消了所有赴华航班。而每年的这个时候刚好是赴埃及旅游的旺季,许多中国游客随旅行团赶赴埃及,甚至有的团刚刚到达开罗国际机场时就遇到了宵禁,游客甚至没有机会走出机场看一眼开罗市和金字塔就开始了撤离。
  此时,他们并不知道,为了他们能安全撤离,国内也开始了一系列紧锣密鼓的行动。
  
  谁在指挥这次行动?
  
  1月29日,距除夕还有4天。埃及开罗国际机场内滞留的中国公民已经达到260多人,人数还在继续增加。许多人打电话向中国驻埃及使馆求助,同时,他们在国内的亲属也都通过热线电话向外交部反映情况。
  外交部第一时间启动应急机制,由领事保护中心开通24小时求助热线。
  领事保护中心是外交部于2007年新成立的一个部门,专门负责处理和协调中国公民和法人在海外安全和合法权益的保护工作。2008年11月底,泰国曼谷国际机场因红衫军示威活动被迫关闭,此后中国政府连续派出四批共十二架次飞机赴泰国,安全接回3346名中国公民;2010年6月中旬,中国的民航包机将在吉尔吉斯骚乱地区的1299名中国公民接回。这两次大规模的“撤侨”都是由领事保护中心参与完成的任务。
  这次,中国游客滞留埃及的消息也引起了中央和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作出批示,要求外交部协调有关部门,做好接回部署。
  1月30日,外交部牵头召开紧急部际协调会,国家旅游局、公安部、民航局等有关部门参加。会上迅速做出决定,立即增派航班赴埃及接回滞留公民。
  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的唐立对《世界博览》记者说,每当我国公民在海外面临突发危险情况需要紧急救助的时候,都是由外交部牵头召开紧急协调会,只不过每次参与的其他部门会根据具体情况有所不同。
  此次从埃及接回我国公民的行动和以往一样,由外交部负责总体协调,并指导驻埃及使馆开展工作。民航局协调国内有关航空公司派出飞机,国家旅游局搜集滞埃旅客情况并协调有关旅行社做好对游客的安抚与组织等具体工作。公安部负责核实回国人员身份。
  此时距离除夕还有3天,埃及开罗机场内滞留的中国旅客上升到530多名,另外,在备受中国游客青睐的亚历山大港、卢克索、霍尔格达等旅游胜地,还有数百名中国游客,这些地区距离埃及首都开罗有数百甚至上千公里之遥。
  这时候,埃及各主要城市因为游行示威造成一定的混乱,开罗、亚历山大、苏伊士等地纷纷实行宵禁,部分地区宵禁时间长达17个小时,中国驻埃及使领馆准确统计滞埃旅客人数面临着难题。
  春节即将来临,滞留埃及的游客都急盼回国过年,而国内由于“春运”航空运力紧张。参与执行此次任务的国航、海航、南航和东航4家公司,所派飞机航线各不相同。而像这样临时增派航班,必须赶在飞机离境之前办妥沿途要经过的15个国家的飞行许可。
  从部际会议决定派出专机到预定飞机起飞,间隔只有五六个小时,而且因为飞机一路向西,跨越数个时区,途经国家时间都比北京时间要晚,各国空管部门都已经下班。外交部紧急联络驻各国使领馆,尽管各地时间已是半夜,但动用之前工作中积累的人脉关系,在最短的时间内办好了飞行许可。
  
  专机抵达开罗
  
  1月31日,距除夕还有两天时间,中国政府派出的第一架飞机顺利降落在埃及开罗国际机场,此时T3航站楼休息大厅已经聚集了600多名中国游客。大约3小时后,第二架飞机顺利抵达开罗,中国政府派出的由外交部、国家旅游局、公安部组成的联合工作组随机抵达,并送去上千箱食品和饮用水。
  中国驻埃及使馆的工作人员此时已经在机场忙碌了几天,一位顺利随包机回国的游客在接受《世界博览》杂志采访时说,他们原以为使馆工作人员能送来方便面就不错了,结果发现使馆送来的是中式的盒饭,让他“感受到了国内食堂的滋味”。
  驻埃及大使宋爱国面对着机场的所有滞留中方人员郑重承诺:“只要使馆在,就会安全地把你们送回去。”
  与此同时,使馆开设的3部24小时求助热线响个不停,工作人员们通宵达旦地坚守岗位,耐心细致地记录、安抚。在国内,领事保护中心也通过热线电话搜集在埃及的公民信息,并向来电话人员提供信息咨询,进行情绪疏导。因为临近春节,有些工作人员已经提前放假回家,外交部临时抽调工作人员,组成20人左右的工作组,分白班和夜班两班,随时关注动向。
  2月1日16时41分,第一架飞机载着268名滞留旅客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此时距除夕只有一天,而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进入应急状态已经有4天。这四天累计接听热线来电超过600余人次,详细登记的滞埃团队和个人的求助信息已多达200余条,这些记录在册的求助信息都在第一时间转往中国驻埃及使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点对于及时联系接返滞埃同胞发挥了重要作用。
  领事保护中心不但负责国内的热线电话,还有专人与航空公司和途经国使馆联系,办理飞行许可:有人围着地图研究制订具体接返方案;有人分别与包括驻埃及使馆、民航局、国家旅游局保持热线联络,随时互通情况;还有专人往返于机场和外交部之间。
  当了解到数百名香港居民滞留埃及的情况后,外交部十分重视。考虑到近200名香港同胞被困在距开罗700公里之遥的卢克索,外交部会同有关部门经综合分析、研判,果断而又迅速地做出了派航班直飞卢克索、返程直飞香港的决定,同时指示驻埃及使馆派出工作组驱车赶往卢克索,为组织滞留当地同胞登机预做准备。
  有国外媒体评论,中国是所有自埃及接返国民的国家中效率最高、规模最大的国家之一,45个小时内派出8架飞机、成功接回1800余名滞留公民。
  2月5日正月初三凌晨4时10分,中国政府派出的联合工作组才搭乘海航班机自开罗返回北京。谈起这次任务,工作组组长、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副主任张洋唯一的遗憾是尽管付出了最大努力,但仍有431名中国公民初一上午才返京,未能赶上除夕的年夜饭。

相关热词搜索:埃及 撤离 幕后 埃及“大撤离行动”幕后 利比亚大撤离 埃及5.9级地震损失严重

版权所有 阿丁文学网 www.ading.net.cn